返回社会纵横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965|回复: 0

幸运飞艇群二维码

[复制链接]
楼主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0506

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最佳新人

QQ
楼主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9-5-14 09:33:4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经过五年时间,裴女士才终于认清自己心心念念的 “老公”,确实是个骗子。她发现,那个每天打十多个电话给自己“汇报”工作的暖男,同时也对其他4个女人做着同样的举动——他与她们都通过微信加“附近的人”认识,并先后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再向女方借钱。


因此,原本互相不认识的5名女子成为了“姐妹”,联合报警或起诉。她们发现,花在这名“老板男友”身上的金额已多达一百多万元,还因此背上债务。
施某和裴女士合影
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巴中通江县公安局获悉,此案已被公安机关立案,涉案男子也被抓获。男子在取保候审期间,案件仍在调查中。
以为遇到真爱
结果“老公”还有别的女人
2014年8月的一天晚上,裴女士在通江县城的家里玩微信,突然一名网友添加了自己。当时家中只有她和儿子两人,一开始出于对陌生人的防范,已经离异的裴女士没有同意对方的好友添加请求。过了几分钟,裴女士的手机微信显示这名男子多次添加自己为好友。
裴女士一看对方信息是通江人,觉得没有什么大碍,便通过了好友申请。好友验证通过后,男子就开始搭讪裴女士,他介绍自己是跑大车的,做沙石生意。在随后的10多天里,两人继续在微信上频繁接触,处于离异状态的裴女士感觉这名网友还聊得来,男子也开始每天给她发送微信信息和打电话聊天。
男子姓施,他称前妻在成都带女儿,(离婚时)给了前妻50万元以及一套房子,父母也住在成都,“他在视频的时候,让我看了他的‘离婚证’”。
裴女士心里认为这样一个男人确实不易,因此对施某深感同情。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视频和通话后,施某向裴女士提出追求她的想法,裴女士认为,两人都是单身又都是苦命人,可以考虑。随后,施某以“男友”的身份和裴女士的朋友认识和来往。
后来在施某的砂石厂,裴女士曾听工人说有几名女子在找施某。其中一名姓谢的女子为了找他,还在厂里住了一周。裴女士立即翻出之前打给自己的浙江号码,保存了起来。
原来2017年底,裴女士在医院照顾自己病重父亲期间,突然接到一个浙江打来的电话,对方是一个女人,问她,“你自己是不是施某老婆。”
2018年2月15日,正是除夕晚上,趁施某“回家看自己与前妻生的娃儿和父母”期间,裴女士拨通了那个浙江号码。接通后,电话那头的谢女士对裴女士说:“我们找了你好久哦,知道你在通江城里,就是不晓得住哪里”。
通过与谢女士的交谈,裴女士确定施某在2017年期间,谢女士和自己的“老公”存在感情过往。而且谢女士介绍,除了她之外,还有一名“受害者”杨女士。
杨女士手中一些单据
当晚,杨女士给裴女士打来电话,并向她讲述了自己在2016年和施某的过往以及借钱的事情,并告诉她,施某的前妻和儿子都住在通江的某一小区内,自己为了找到施某,还在小区外蹲守过。
“我也是那天晚上才知道他前妻在通江某小区内住,并非在成都。”裴女士说。
常对自己说的话
“老公”对其“妹妹”也说了
红星新闻记者在裴女士的微信上看到,施某通过微信向裴女士发送过两人在一起的生活照,还有施某在裴女士家中床上、背对着镜头的照片,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9月两人都还有对话,但“几乎是吵架”。
施某照片中穿的两件衣服,现在还在裴女士家中。同时留在她家中的还有施某的一个手包,里面有施某的寸照、车辆运输证、多张银行卡。另外,裴女士家中还找到了谢女士和王女士的购车单据,以及施某自己的户口簿。
谢、王女士二人的购车单据
实际上,裴女士并不是没有怀疑过施某。
2015年8月,当时施某正在裴女士家中,裴女士看到一个叫“燕子”人给他打来电话,接通电话后,对方问他在哪里、做什么?施某说了一句玩笑话。
这句玩笑话让裴女士对电话中的燕子产生了怀疑。之前施某向自己说燕子是他的“妹妹”,也多次当着自己的面接燕子的电话。施某对燕子说的那句玩笑话,也是施某经常跟自己说的,可为什么给自己的“妹妹”这样说话?
裴女士深感施某和燕子的关系不对,她通过熟人打听到了燕子的住处。2015年9月的一天晚上,裴女士喊了个“摩的”去燕子家,下车后,裴女士正好看见了施某平时开的小车停在楼下。
裴女士给施某打电话,当她说自己就在燕子楼下时,施某挂了电话,再也打不通。此时,裴女士还只是认为,施某可能是“脚踏两只船”的人。
裴女士找到燕子摊牌,谁知对方也表示自己感觉到施某在外面另外“有人”。两人一同乘车前往施某位于陈河乡的砂石厂,找到施某。当场,施某选择了裴女士,并开车将其送回家中。
裴女士说,事情暴露后,施某回家后跪在地上向自己认错,发誓不再和燕子往来。“看在他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的份上,选择了原谅。”但被称为“燕子”的何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称,第二天到砂石厂,施某又对她说,他选择了自己,不想和裴女士一起过。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施某继续在裴女士和何女士之间周旋。后来,何女士让施某搬出了自己家,此后,施某常居裴女士家。
借40万元填补资金空缺
一个月后就减少联系
在裴女士确认施某“脚踏两只船”之前的2015年4月左右,施某称自己的“万源砂石厂”差电费20万元,向裴女士提出借钱的要求。
施某为了让裴女士相信自己,将离婚证和砂石厂手续给裴女士看。裴女士通过找熟人核实施某确实离婚后,将自己的门市抵押,帮其填补资金空缺。
2015年6月12日,裴女士把抵押门市所得的40万元,分成30万元和10万元两张卡,交给了施某。但当裴女士提出和施某一起到“万源砂石厂”去看看时,施某称家中小孩没有人照顾选择了放弃。
一个月之后,施某的电话和微信数量就开始减少了。而红星新闻记者从其他几位女士处得知的信息表明,施某此后正同时和杨、谢、何、王四人交往。
杨女士称,2016年10月份,施某通过微信联系上自己,一个月后,两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而此时,正是裴女士开始在医院照顾病重父母期间。
杨女士的微信截图显示: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2017年4月27日,施某向其发送信息称“你永远在我心里,我没有失去你!”
[back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2017年5月12日晚上10点30分前后,施某多次发来信息表示想念杨女士。
杨女士手中的银行流水显示,2016年11月12日、15日,她总共提取了7万元现金,她称这些都用来给施某购车了,随后施某又多次向自己借钱。“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到家里来一次。”随后,施某到杨女士家的时间减少。2017年2月9日,施某向杨女士打了16万元的借据。
谢女士介绍,在2017年春节期间,施某加了自己的微信,2017年3月两人确定了关系,而王女士则是在2017年4月底与施某认识。
谢女士称,2017年5月1日,自己从浙江回到通江,施某专车接送、吃饭住所全包,“也就是那个期间,两人有了‘关系’。”同月,施某和王女士也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并在王女士处借钱3万元左右,用王女士名义购买了一辆白色起亚交车。
单据显示,王女士购买白色起亚轿车的时间是2017年5月31日,上面有施某的名字。半个月不到,施某又向谢女士借钱买了一辆二手捷豹轿车,总价34万元。2017年6月12日,施某表示他来还首付和车贷,但是谢女士称,车到手差不多两个月后,施某就失联了。
仍不死心:
每天打10多个电话报备
但是“中毒最深”的裴女士此时还蒙在鼓里。
“每天有10多个电话,给我说他在做什么。”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从确定关系之后,施某隔两天就来家中留宿,每天白天发视频表明自己在做什么,随时“汇报”工作,到了晚上,两人还必须视频聊天,甚至主动发定位报备。工作空闲时间,施某还到医院帮忙照顾裴女士住院的父母。
“帮我照顾父母、懂孝道,对我儿子比较迁就,还给零花钱。”此前施某的表现,还是让裴女士觉得这个人值得交往。
2017年11月,正在医院照顾父母的裴女士突然收到施某发来的一关于女子被骗的报道,而报道中的一张图片正是施某自己。随后施某给裴女士打来电话,竭力向裴女士解释,说报道中的谢女士是自己厂里一名股东亲戚,在浙江打工,自己只是向对方借钱,两人没有感情。
巴中本地媒体的报道
2017年12月,裴女士前往砂石厂找施某,也是这个时候,裴女士得知有几个女人也在找施某。
裴女士称,自己先后借给了施某90万元,现在想来,当时他主动发那篇报道给自己,就是做贼心虚。起了疑心后,2017年12月29日,她找到施某打了70万元的借条。
施某向裴女士打的70万借条
但即便发现了施某在外面还有其他女人,裴女士也没有下决心和他完全决裂。裴女士称,因为谢女士远在浙江,自己和通江的杨某走得近一些,两人时不时微信上聊一会儿施某人在哪,互相才放心。
5女子联合报案或起诉
施某被抓后取保候审
2018年4月,裴女士的父亲去世,她和施某之间的感情裂痕才开始真正凸显。为了钱,两人天天吵架。裴女士联系上谢、杨、王女士,4人计算了一下,前后花在施某身上的金额合计至少超过100万元。其中施某明确写了借据的有86万元。
最早认识施某的何女士(前文中的“燕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和施某在2013年通过微信认识,同年两人确定了关系,几人合伙在陈河乡建砂石厂,之后砂石厂一直没有效益。两人还有共同债务,前后算下来施某“还差自己10多万”。
何女士手中与施某有关的票据
何女士介绍,自己舅舅和好友都给施某借过钱,“我知道的最高的借了50万”。2018年7月,裴、杨、谢和王女士4人拿着相关证据来到通江县公安局以施某“诈骗钱财”为由报警。
红星新闻记者在《立案告知书》中看到,杨、王、裴、谢报警的“施某诈骗财物案”被通江县公安局立为刑事案件,告知书上的时间落款为2018年8月16日。不久,施某在巴中被抓获。
红星新闻记者从通江县公安局获悉,2018年7月份,确有4名女子前往公安局报警,称施某诈骗财物,目前案子还在调查中,施某被取保候审。
今年5月7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当事人施某,针对“诈骗财物”一事,对方否认说“没有那回事儿”,随后挂掉电话。此后多次拨打,施某电话始终处于通话中。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报案的4名女士目前各自背负着贷款。裴女士在2018年因为贷款问题被四川达州达川区人民法院追逃,案件如今还在处理当中;王女士则在今年5月8日左右接到电话,得知自己被贷款方起诉到法院;杨女士则被朋友堵人追债。
而何女士介绍,自己目前正在法院起诉施某,要求把自己和施某的财产确权,与施某划清界限。
返回社会纵横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